Trending

No tags found
Friday Dec 02, 2022

“怎么让病人给我们排队交钱”“怎么让病人长期留下来”……这些令人不寒而栗的所谓“研讨”,竟然堂而皇之出现在四川泸州富康医院的全体员工内部培训会上

“怎么让病人给我们排队交钱”“怎么让病人长期留下来”……这些令人不寒而栗的所谓“研讨”,竟然堂而皇之出现在四川泸州富康医院的全体员工内部培训会上
“怎么让病人给我们排队交钱”“怎么让病人长期留下来”……这些令人不寒而栗的所谓“研讨”,竟然堂而皇之出现在四川泸州富康医院的全体员工内部培训会上。据报道,目前该医院已经停业整顿,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处理。涉事医院院长回应称,培训会初衷是为了提高医院员工的服务意识,那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只是言语表达不当。然而,院长的这种辩解很难让公众信服,更难以让公众放心。公众更为担心的是:这些坦荡直率的话语,会不会是他们“自家人关起门来说真话”,说出了办医的真实动机和心愿?自古以来,医疗卫生就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和人文关怀的特殊行业。在中国传统社会里,“悬壶济世、治死扶伤、仁心仁术”是医生最朴素的抱负和使命。到了现代社会,现代医学更是发育出一整套职业伦理规范。国家教委高教司1991颁布的《医学生誓言》里,开篇就突出强调“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”,宣誓“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,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,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”。在西方经典的《希波克拉底誓言》和《南丁格尔护士誓言》里,都无不强调医务工作者的崇高理想和高洁操守。可以说,如果没有理想主义抱负,不具备人文关怀的情怀,一个医生就很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“仁医”,甚至很难成为合格的医生。如果一个医生整天琢磨着“怎么让病人排队交钱”“怎么让病人长期留下来”,那么这样的医生就突破了所有的职业伦理操守,也毫无道德底线可言,堪称医务人员队伍里的害群之马,没有资格继续留在这个肩负崇高神圣使命的队伍里。堂而皇之研讨“怎么让病人给我们排队交钱”“怎么让病人长期留下来”,这种“不打自招”的宣示不但违背了医德医风建设的基本要求,更提供了调查办案的线索——涉事医院在内部培训会上这么说了,那么他们平时是否就这么干呢?客观地说,如果医院真要故意“让病人排队交钱”“让病人长期留下来”,病人除了照办,还真没有太多其他选择。这也是医疗服务区别于一般商品服务消费的显著特征。现代医学高度专业、复杂,医生要经过长期、系统、艰苦的学术训练和临床实践才能获得执业资质,从业之后也要保持终身学习才能跟上专业发展。这种高度复杂的专业门槛对于病人就意味着,一进医院门口基本就是“两眼一抹黑”了。接受什么检查、确诊何种疾病、采取何种治疗方案,如何用药、是否手术、需要治疗多长时间、什么情况下可以出院等,基本都是医生说了算。因此,医疗属于典型的医生主导型行为。如果一家医院突破职业伦理操守,也没有道德底线,那么医生就很容易把逐利动机付诸医疗行为,使病人和家属沦为医院的“摇钱树”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有关监管部门及时介入,对该医院开展联合调查很有必要。如果在调查中发现医院确实存在过度检查、过度医疗、乱涨价、乱收费等行为,那就应该严肃追究相关责任。如果这家医院真以“让病人排队交钱”“让病人长期留下来”作为办医目标,那它是否还有资格留在医疗行业里,恐怕就应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。近些年来,个别医院、医生追求经济利益、损害病人权益的乱象并不鲜见。除了在全行业中大力加强医德医风建设、加大监管力度之外,对一些体制机制进行健全完善,也有利于约束一些医院的逐利行为。比如,随着医疗商业保险覆盖广度和深度不断提高,医疗保险公司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医疗服务购买方(付费方)。相比于势单力薄的病人个体,保险公司掌握大量的资金和病人资源,具备较高专业判断能力,如能积极发挥作用,对于共建良性的医患关系和医疗服务环境不无裨益,这种体制机制层面上的探索值得支持。

Back to Top